党风廉政暨医德医风专栏
“我心中的医德医风”——救人为先是医者的第一责任
大 中 小 发表时间:2015-11-30

? 脑血管病中心副教授   杨鹏飞

最近央视和上海电视台等主流媒体都对我院三位医生“代家属签字”这一舆论热点事件做了专题报道,对我们军医大学和军队医院心系患者的社会责任感和过硬的救治水平,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作为当事人,站在一名当代青年医生的角度,我对医患关系和医德医风有几点感受:
  第一,病情处置越是危急,我们就越要敢于体现医者担当。治病救人是医生的职责所系,敢于担当是医生的道义所在。当看到网络上、微信上有人质疑我们这样代替家属签字的做法,是不是太鲁莽、不可取时?我想坚定地说一句:在抢救生命面前,医生必须敢于做出点担当!我曾反复学习吴孟超院士先进事迹,吴老不论是为几个月大的婴儿切除巨大肿瘤,还是为九旬老人开刀手术,都为我们树起了危急关头敢于担当的楷模。吴老说过:“一个好医生眼里看的是病、心里装着是人。”这种大医担当的情怀影响着我,使得“不惜一切呵护生命之重”潜移默化成为我的行医准则。事实上,与此类似的救治故事几乎每天都在我们卒中诊室上演。所以,在那个紧急关头,愿意担下风险、敢于背上责任,成为我们不约而同做出的一致选择。
  第二,医患关系越是紧张,我们就越要贴近、温暖病患心灵。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曾讲到,当代医生可能处于医患关系最为紧张的历史时期,重建医患互信是医疗工作的时代课题。所以,在医疗纠纷经常化、医患关系“妖魔化”、医闹现象“职业化”的今天,我们作为军队医院的医生,一定要履行好“姓军为民”这个根本宗旨,真正设身处地去感悟老百姓求医问诊的急迫感,用心体谅患者和家属在焦虑情绪下的种种不理解,主动贴近、靠上提供一些暖心服务。捧着这次患者家属写的长长感谢信,看着字里行间由衷的感激之情,我深感,只要用心对患者一份好,他们就会回报你十分爱。只要我们行医接诊多一份爱心、多一点承担、多一些义举,医患信任危机这座冰山,迟早会被医患深情的暖流所融化。
  第三,仇医舆论越是涌动,我们就越要主动维护军医形象。近一段时期,诋毁医生的段子相传甚广,恶性伤医事件屡屡上演,社会“仇医”情绪不断发酵。说实话,有时候看到一些“骂医”舆论煽动,真是既担忧又痛心。然而,我们这次“签字”事件在网络、微信上的点赞之多、转发之广、效应之深,的确令我没想到。看到不少朋友圈留言“正能量转起来!”,有的网友回应“长海医生值得托付!”心里着实暖暖的,也为能塑起部队医生的好样子而感到欣慰。我发现,这次事件既产生了健康的舆论导向,同时又为大众科普了卒中防治常识。因此深感,在各种消息鱼龙混杂、舆论众生喧哗的当前,医生群体过不了舆论关就过不了形象关。作为青年医生,我们绝不能在扬声造势上沦为“沉默的羔羊”,要善于运用自媒体时代的优势,敢于发出铿锵正义之声,主动维护起自身正面形象。

?